這是一次令人印象深刻又感到溫暖的拍攝經驗
像是 上田胎胎 在自己專頁上寫到的

看見外婆與舅媽阿姨們替我們感到開心的那滿足笑容,
聽見舅舅們端著酒杯對阿桃一家說,謝謝你們如此照顧我們雅羚,
即使語言不是那麼通順管用,
卻都彼此感受得到那份真心,
讓人心暖暖的…

不是在什麼豪華的飯店或熱鬧市區
也沒有任何特別或刻意的裝飾
有的就是日本和台灣兩家人之間情感的交流

說我們那兩天是攝影師
我覺得我們更像是拿著相機的親戚

記得要離開的時候
阿桃大大的擁抱了我們
而上田太太用溫暖的手向我們擊掌
期許著我們一定還要再見面

當然
我們和胎胎現在依然保持聯絡
前些日子她和阿桃來台環島的時候
我們又再度相見了